• 邵雍与陈抟

    2009-09-17

    邵雍,北宋易学家,大隐隐于市,他的人生哲学主张去欲、主静、养心。不设堤防,不露圭角,推心置腹,胸怀坦白。上至显贵,下至奴婢,都称他为“家先生”。姑嫂的纷争,儿女的隐私,未可向外人道者,都可以向他袒露,求他开导。一经邵雍指点,陈怨可以消融,隔阂可以解除,在他身上,有着爱的无形力量。有点上海“老娘舅”柏万青的意思。他作的《爽口吟》列举四大戒条:“爽口之物少茹;爽心之行少虑;爽意之言少语;爽身之事少做。”我不把它看成圆滑的处世计量,像邵雍这样的人,所言皆自肺腑。朱熹称赞为“清而不耀,直而不激,勇而能温”

    陈抟,是邵雍的师祖。相传吕洞宾传给他《古太极图》,和现在大家经常看到的太极图有很大的不同。60岁后入道,活了118岁。几朝帝王请他出山,他都以“山野之人,无用于世”相却。宋太宗赵匡义三请而被迫出山,到宫中终日大练睡功。太宗一日指着京师人烟筹集之地,问道,“见否?”曰:“见。”帝问:“见甚?”陈抟答曰:“见富者贪生,贫者竞命。”太宗听后默然无语。但太宗花了大气力把老陈请到朝中,总要老陈留点什么“有用”的建议给他,不然是不会放他还山的,陈抟拗不过,为书“远、近、轻、重”四字。太宗不明其意,陈抟为之解释道:“远者,远招贤士;近者,近去佞臣;轻者,轻赋万民;重者,重赏三军。”这应该就是陈抟的政治哲学了,简单有效。京师中的士大夫争相拜访,请他指教处世为人之方,陈抟对他们说:“悠游之所勿久恋,得志之处勿再往。”

    易经读了大半本,往往不知所云。文王孔子的注传,也只是他们对太极的诠释,尽信不如不信。倒是学些先生之风,静下来思虑一番,可能得益更多。

    有兴趣的小盆友可以看看最顶上的《古太极图》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《了凡四训》。
  • 初中有翻看过易经。

    可这古太极图啊特像电风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