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张火丁

    2009-03-13

    今天一冲动一咬牙一跺脚,花了多几两银子买了5月9日10日两天张火丁在天蟾逸夫程派京剧专场的戏票。这张火丁怎么就这么红呢?

    程派的传人本就不多,能扎实沉稳,不浮不躁地演戏的艺人就更少了。私以为张火丁扮相唱功都比同辈的程派青衣大气端庄,甚至可以说是冷艳。程派的戏大都幽怨哀苦,但若能哀而不伤,艳而不腻,就靠艺术家的造诣了。上海京剧院的赵欢也是程派传人的佼佼者,我很爱看她的戏,现场看过两遍《春闺梦》,土豆上挖过她的《锁麟囊》,她的戏就偏哀怨苦情,看完心情会很重。天津青京团的李佩红,我也只挖了土豆上几个小段子,感觉就稍艳了些,有时候会觉得表演风格游离程派的深沉了。最初喜欢程派也是因为程派的唱腔和昆曲有很多相似的味道,细腻糯润,颇为养耳,张火丁是现在京剧舞台上可以说最红的程派青衣了,据说上海的老票友们出票当天早晨就把80元的票排队抢空了。我在天蟾买票的时候,两头黄牛也在一旁慨叹看不懂。火丁来上海演专场的机会不多,最近一次好像还是两年前。瞧现在才三月初,内场的880,680的票已经所剩无几了。我查了查她的网上资料,都说她为人低调,不事钻营,不讨掌声,只专心演好自己的戏,圈内口碑非常好。张火丁在接受记者采访中,曾说过自己对京剧已没以前那么痴迷了,太累了,当一名京剧演员很苦,现在京剧对她来说,更多意义上就是一份职业。这该是一个真人说的真话。徐城北有本书的书名叫《赶上了》,我赶上了张火丁来上海演专场,是我作为戏迷以来花的最多的一次银两,思来想去,似乎是确有点成痴了。

    分享到: